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靓发> 正文

刀临江湖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2:30

岁月催人魂,断魂皆一刀。任尔善恶名,尽丧归一刀。不知何时起,也不知从何处传出,这一首似是而非的诗开始在江湖中流传。随着这首诗传出的,是一个人的名字,这个名字叫做归一刀。没有人知道归一刀的年纪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样貌,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。他就忽然出现在江湖上,每一次出现都带走一条生命,并只带走一条生命。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要杀这些人,这些人有的是乐善好施的善人,有的是穷凶极恶的恶人。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杀这些人的,他杀的人,有的在隐蔽的暗室,有的在拥挤的闹市,甚至还有的在众目睽睽的戏台上。他太过神秘,太过冷血,从他所杀的人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他杀人只用一刀,一刀毙命,狠辣果决。据说他的刀名为岁月,岁月一出必断魂,所以江湖人叫他岁月断魂归一刀,可是,还是没有人知道谁是归一刀!古城,夕阳,落叶,少年,刀。刀是好刀,明亮清丽,若一汪清泓。人是少年,俊逸清冷,若一座孤峰。此时正当夕阳西下,俊逸少年提刀站在酒楼下,神色淡漠。一阵风吹过,树上几片落叶飘忽而来,与少年擦身而过时少年忽的开口了,“十五年了,整整十五年了,今日,沧浪刀法终能重现江湖了!”人声鼎沸的酒楼忽的安静下来,酒楼内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向持刀少年,沧浪刀法,无论何时,都是可以吸引人关注的话题!四十五年前,易苍晨观黄河之滔滔创出沧浪刀法,在江湖上惩奸除恶名震江湖,五年后,易苍晨夫妇被漠北双煞所杀,只留下了年仅十岁的独子易震海在世上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沧浪刀法将要就此没落时,三十五年前,时年十五岁的易震海横空出世,斩漠北双煞之一的独孤鹤于刀下,身受重创的另一煞独孤鸣遁入漠北,紧追不舍的易震海被大漠之鹰韦鹰所阻,重伤之下的易震海含恨退出大漠,复仇虽未成功,却也吓得独孤鸣再不敢踏入中原一步。三十年前,易震海在洛阳城外的沧浪山上建沧浪山庄,沧浪刀易震海之名响彻江湖,沧浪刀法也成为了江湖第一刀法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沧浪山庄必将成为江湖一等一的势力时,意外发生了,易家仿似是被上苍诅咒般,十五年前的一个夜晚,沧浪山庄被大火付之一炬,易家满门尽皆葬身其中,沧浪刀法就此失传。但江湖上一直都有传闻,易震海有一子因外出游历而躲过一劫,可惜因为易家向来低调,易震海之子的名字相貌无人得知,竟无人能找出易家传人。这十五年来,不断的有人自称易家传人,每一次都会引人关注,却没有一次会是真的。就在众人惊愕之际,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从酒楼传出,声停人出,一名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从酒楼二楼窗内跃出,挺拔青年手持长棍,对着持刀少年轻蔑一笑,一语不发挥棍就向持刀少年当头劈下!持刀少年嘴角微翘,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,眼见长棍劈来,不紧不慢地挥刀格挡,就在两件兵器即将相碰时,长棍忽的变劈为扫,向持刀少年拦腰扫来。眼见长棍即将及体,持刀少年却丝毫不见慌乱,竟还微微一笑,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,持刀少年发出一声震天的惨叫,整个人都被扫飞出两丈多远。“哇哈哈哈……”在所有人陷入凌乱的时候,持棍青年仰天大笑起来,“什么狗屁天下第一刀法,终归不如你家封常云大爷的风雷棍!哈哈哈哈……”酒楼内的人越加凌乱,对这名叫封常云的汉子甚是无语,纷纷把目光收回,不再理会外面发生的闹剧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闹剧平息下来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。“你们二人是找死吗?”稚嫩的声音里带着怒气,再次引起了众人的注意,纷纷再次把目光投向酒楼外。只见酒楼外的长街上,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男童背着长刀站在封常云面前,怒目瞪着封常云,显然刚才就是这个男童在说话。“小屁孩,大人的事你不懂。”封常云微微弯下腰揉揉男孩的头,大咧咧的挥挥手,“回去吧,你娘等你吃饭呢。”“沧浪刀法,是不容侮辱的!”男孩瞪视着封常云,一字一顿的道,“我乃易浪,沧浪刀之孙!”一语激起千层浪,沧浪刀之孙!这十五年来,虽然有无数人冒充沧浪刀法传人,但从未有过人自称沧浪刀之孙的,而看这个男孩的年纪,也不是全无可能。若这个男孩也是冒认,大家付之一笑也就是了,可若是真的,那江湖上,可就热闹了!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封常云笑得前仰后合,用手指指刚从地上爬起的那个持刀少年,“喏,那小子自称易家传人,被大爷我一棍撂倒,你又来自称易震海的孙子,可真有出息啊!”“他冒充易家人的账我会找他算,你侮辱沧浪刀法的账,我现在就找你清算!”易浪斜睨了那一脸尴尬的少年一眼,从身后缓缓拔出长刀,望向封常云,”出招吧!“说罢,也不等封常云答话,长刀一挥,身随刀走,泛着寒光的长刀势大力沉的劈向封常云,封常云刚要出口的大笑声被一刀生生逼了回去,一时涨的满脸通红,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放慢,长棍一翻,就挡住了易浪的长刀。刀棍相交,封常云只觉一股巨力从长刀上传来,通红的脸马上向紫色转化,当下不敢托大,凝神以对。易浪年纪虽小,手中的刀却不慢,一招未建功下一招已经毫不停顿的攻向封常云。封常云暗暗叫苦,一招失了先手,竟然处处落在下风,若不是易浪年纪太小,内力不够深厚,自己早就败了。这孩子年纪虽小,刀法却实在精妙,一个不慎,可就要吃大亏了。封常云心念电转,拼着受了一记内劲反噬,手中长棍忽的一顿,立即改守势为攻势,与易浪对攻起来。易浪拼了几记就感觉到自己的功力的确不如封常云,心里不仅没有慌张,反倒暗暗欣喜,沧浪刀法的招式本不见得高妙,之所以能名震江湖,就是因为沧浪刀法有一个特性。沧浪刀法一共十三式,每一式都如浪涛般层层叠加,到第十三式时,威力几可让山河变色。“今日,沧浪刀法必将震撼江湖!”易浪下定决心,手里的刀招忽的一变,嘴里大吼起来,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!”观战众人只见易浪忽的一个旋转,手中的长刀也随身形旋转一周,一道白色的匹练猛地凭空出现,围绕长刀旋转一周后忽的遁入虚空,最后一点白光消失的同时,封常云头顶虚空骤然出现一道刀光直劈而下!封常云哪里会想到眼前的男孩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劲气外放,毫无防备之下不免有些慌乱,忙运转体内真气于长棍上,只见银色长棍上微泛银光,眼见银光越来越盛时白色刀气已经劈到了长棍上!轰!一声巨响,长棍猛地一颤,银光立即消散无踪,封常云喷出一口鲜血,连连后退,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,易浪的长刀已经泛着强烈的煞气直追而来,封常云骇得面无人色,刚才一时不备,已经受了重创,此时体内气血翻腾,而易浪的攻势更加猛烈,哪里还能抵抗?虽说如此,可如今已是生死存亡的关头,封常云哪里会束手待毙,强压翻腾的气血,正要强运全身乱窜的真气,易浪的长刀已经停在了脖子上,封常云整个身体都是一僵,一动也不敢动。“记住,从今以后,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沧浪刀法!”易浪稚嫩的脸上满是严肃,“这是我,易浪,沧浪刀之孙,霸刀之子说的!”霸刀之子!竟然是霸刀之子!一石激起千层浪,霸刀竟是沧浪刀的传人,或者准确来说,霸刀竟是沧浪刀易震海之子,难怪,难怪霸刀年纪轻轻,竟有如此威名!“易浪去哪了?”在一片议论声中,忽的有人惊呼。众人再望向酒楼外时,只见外面已经空空荡荡,易浪不知何时已经离开,虽然主角已经离开,但毫不影响大家的兴致,热烈的讨论着沧浪刀法重现江湖,将会对武林产生哪些影响,一时间整个酒楼喧嚣震天。在一片喧嚣中,临窗的一张桌子上沉默的青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只见这青年一袭蓝色长衫,相貌甚是英俊,只是眉宇之间带着些忧愁,此时独坐一桌,对酒楼内的喧嚣充耳不闻,慢慢的喝着酒坛里的酒,眼神迷离,显然思绪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。“这位兄台请了。”正在喝酒的青年忽的一顿,眼睛轻抬,就见面前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,女子一袭红裳持着一条紫色长鞭,男子一袭白衣手持长枪,见蓝衫青年看过来,脸上带笑道:“在下洛飞雨,这位是在下的师妹慕容晓霜,酒楼内已无空余席位,不知能否与兄台同桌?”蓝衫青年男子又看向红衣女子慕容晓霜,只见她有着一张清丽白皙的脸庞,小嘴边挂着俏皮的笑,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蓝衫青年,好似有些疑惑。蓝衫青年看见红衣女子的容貌时眼神忽的一闪,只是这一闪十分短暂,完全没让人察觉,他右手轻抬,示意两人请坐,顺手将放在桌上的一个蓝色长布包拿下靠在桌边,然后再不看两人一眼,独自饮酒。“多谢兄台了。”白衣男子坐下,向蓝衫青年一拱手,“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。”“易天锋。”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